中共贵州省委党校 贵州省行政学院
 
奋力实现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
信息来源:《贵州干部教育报》 作者: 发布日期:2017-8-29

 

——访中共贵州省委党校(贵州行政学院)常务副校(院)长袁惠民

  2014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贵州代表团的审议时指出:“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不是要把它破坏了,而是要把它保护得更好。要树立正确发展思路,因地制宜选择好发展产业,切实做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同步提升,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吹响了“奋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的战斗号角。就“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这一主题,本报采访了中共贵州省委党校(贵州行政学院)常务副校(院)长袁惠民同志。

  本报记者:“实现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所倡导的绿色发展理念的生动表述。您认为,应如何把握“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的理论内涵?

  袁惠民:“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是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的殷切希望,是他治国理政思想的重要内容。

  陈敏尔书记在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指出:“百姓富,核心指向是追求物质富、精神富,让老百姓享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卫生与健康服务、更丰富的文化生活,让全省人民拥有更多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强调实现“百姓富”,是升级版的共同富裕论。我们党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人民立场,早在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就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镌刻在了自己的旗帜上。改革开放伊始,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就提出了著名的共同富裕论。邓小平同志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23页)他还就实现共同富裕的基本方略进行了规划,“我的一贯主张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大原则是共同富裕。”(《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66页)“当然,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可以先富起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149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国在做大“蛋糕”--“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上已经取得卓越成效。据有关研究报告指出,截至2016年,中国拥有千万富豪已超过400万人,亿万富豪15万人。与此同时,关于“先富带后富”的问题,我们还面临着艰巨的任务。按现行贫困标准,2016年全国仍有贫困人口4335万。实现“百姓富”,最关键的就是贫困人口的脱贫问题。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指出:“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也指出,扶贫开发工作是“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重点工作”。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共同富裕的主要矛盾在于如何做大“蛋糕”,那么显而易见,共同富裕当下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如何让贫困人口脱贫致富,这是“百姓富”最根本的诉求。

  陈敏尔书记在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指出:“生态美,核心指向是彰显自然美、人文美,让贵州山水‘颜值’更高,让贵州大地‘气质’更佳,让自然与人文美美与共,让多彩贵州更加珍贵。”强调实现“生态美”,是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财富观。马克思继承了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威廉·配弟的财富创造观,指出“劳动是物质财富之父,自然界是物质财富之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四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81页)。由于做大“蛋糕”的过于迫切、技术手段的制约以及社会认识水平的局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在财富创造过程中对“财富之母”缺乏足够的尊重。今天,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正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所认为的那样,人民群众对“生态美”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再加上生态赤字在某些地区、某些领域相当严峻,“生态美”的财富价值更加突显出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就是说,美好“生态”不仅是财富之“源”,更是财富本身。

  强调“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发展观。在马克思主义视野里,手段与目的必须有机统一,手段为目的服务,而不是相反。为什么发展的问题,是发展的基本问题。发展本身不是目的,它只是手段,其目的在于人民群众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发展如果破坏了生态,损坏了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基本依托,背离了人民群众所向往的“美好生活”,那就走上了歧途。强调百姓富与生态美的有机统一,就是强调手段与目的的有机统一,就是秉承马克思主义“初心”继续前进。中国古人的“天人合一”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生态理论殊途同归。我们的祖先反对竭泽而渔,反对杀鸡取卵,展现了理性的发展智慧与睿智的生存哲学。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精妙结合。

  本报记者:中国共产党贵州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将“百姓富、生态美的有机统一”作为“多彩贵州新未来”的基本内核。您认为,省委的这一重大决策是基于什么样的战略考量?

  袁惠民:首先,这是强化“四个意识”的现实行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非常关心贵州发展,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贵州改革发展作出重要指示,要求贵州要坚守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这是对贵州践行五大发展新理念的要求。陈敏尔书记指出,对标看齐,才能明确方向,要旗帜鲜明讲政治,时时事事处处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坚持不懈抓好思想理论武装。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武装全党、推动工作,最迫切的就是要落实好总书记对贵州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奋力实现贵州同步小康宏伟目标。

  其次,这是实现“同步小康”的关键行动。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省委向全省各族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是全省各族群众的“美好向往”。2016年,贵州贫困人口493万,占全国的11.37%,是全国唯一一个贫困人口超过400万的省份。所以,脱贫攻坚战对于贵州同步小康来讲,是大局中的大局、重点中的重点。正如陈敏尔书记指出:“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是我们到2020年必须实现的首要目标。没有脱贫,就没有小康。”

  第三,这是着眼“后发赶超”的战略行动。“后发赶超”既是全省各族人民的宏大夙愿,也是全省干部群众面临的一道重大考题。区域发展竞争问题,归根到底是构建并充分发挥区域比较优势的问题。基于贵州特定的区位特点及地形地貌特征,美好生态最有可能并已经成为贵州最突出的比较优势。明朝大儒刘伯温说:“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这个预言,核心要旨并不在于“云贵”何时“胜江南”的问题,而在于无论“江南”还是“云贵”,都应该依托自身比较优势促进发展。总之,如何进一步强化美好生态比较优势,如何依托美好生态推进贵州发展,真正把生态做成贵州发展的长板,是“后发赶超”的基本逻辑。正如陈敏尔书记在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上指出:“深入推进大生态战略行动,把‘绿色+’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发展绿色经济、打造绿色家园、构建绿色制度、筑牢绿色屏障、培育绿色文化,让绿色红利惠及人民!”

  本报记者:“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既是“知”的问题,更是“行”的问题,只有知行合一,才能落地生根。您认为,总书记的这一谆谆教诲,贵州在行动上应如何贯彻落实?

  袁惠民:首先,要创新政绩评价体系。省十二次党代会强调,要“进一步处理好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守住经济增长、人民收入、贫困人口脱贫、社会安全四条发展底线,守好山青、天蓝、水清、地洁四条生态底线”。守住四条发展底线和生态底线,是“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的基本遵循,需要全省干部群众协同行动,而各级党委政府则是协同行动的重要引领者。对村干部的政绩评价体系的基本要旨在于,将发展底线与生态底线转成量化的圭臬,对“关键少数”的行动形成引导和激励。

  其次,要“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绿水青山”虽然具有财富属性,但它毕竟只是民生的一个方面,它并不能直接解决百姓生活的多样性需求。所以,“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是“实现百姓富、生态美有机统一”的关键一招。如果走不好这关键一招,不是“守着绿水青山苦熬”,就是“捧着金饭碗讨饭”,这都是没有实现百姓富与生态美的有机统一。如何“让绿水青山充分发挥经济社会效益”呢?事实上,相关市州及县区的“十三五”发展规划里也有保护生态环境、做大生态产业的内容,因为我们很多地方未来的发展禀赋在生态、发展机遇在生态、发展出路在生态,后发赶超的可能也在生态。以田园风光、生态美食、精品民宿为基本元素的乡村休闲度假是个很好的切入点。目前,威宁、桐梓等县在分享贵州休闲避暑旅游红利上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贵州有“山地公园省”的生态优势与气候优势,绝大多数县在这方面都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当然,贵州面临着西藏、云南、浙江等省(区)的剧烈竞争,所以,更多县乡积极行动起来已非常迫切。

  第三,要“因地制宜选择好发展产业”。产业选择对于保护“绿水青山”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如果一个地方聚集了众多高能耗、高污染、高排放的产业,要实现山青、天蓝、水清、地洁是绝无可能的。2015年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给贵州产业结构调整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在这场改革中,贵州需要做好两方面的工作,一是积极进行存量调整,坚决淘汰落后产能,为“绿水青山”减负;二是积极进行增量拓展,奋力发展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产业,努力抢占大数据、智能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高地,为“百姓富”奠定坚实物质基础。

  第四,要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手段强化生态治理。保护“绿水青山”必须强化对不良行为的治理,有效的生态治理是以充分监控为前提的,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发展成果为生态治理提供了丰富的“千里眼”“顺风耳”。事实上,贵州这些年来把生态做成“长板”,但是这个“长板”仍然是脆弱的。为保护好贵州“绿水青山”,要舍得投资,充分应用“互联网+”提升全省生态治理能力。当然,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毕竟只是工具,工具要充分发挥作用,需要辅助以铁的纪律。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没有铁的生产纪律、监督纪律,就无法取得生态治理这场攻坚战的胜利。

  《贵州干部教育报》第10期(2017-07-15)

关闭按钮      
中共贵州省委党校、贵州省行政学院版权所有
黔ICP备07000011号
站务联系:gzswdx2010@126.com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 1024*768以上分辨率